Elsa

【AASS真人】经年(23)

一纸戏文:

 

*原创

*真人向,配对Sarah x Amy

*预警:这是真人坑,真人坑,真人坑(重要事情说三遍),故事全为虚构脑洞,无考证据,请勿以此过度想象,切勿骚扰AASS。不喜误喷

*人妻预警,人妻预警,人妻预警

*感谢阅读

 

——————————

没有比此时此刻更岁月静好的时刻了。

Sarah坐在自己的保姆车里,身前的茶几上有着吃剩的饼干,来自现在正躺在她大腿上酣睡的女人。女人的棕发铺散开来,深深浅浅的,窗帘缝里投进的晨曦给让发丝看起来更加柔软,几乎要与小甜饼一个颜色了。

她高翘的鼻尖皱了皱,然后毫不犹豫的企图在Sarah的肚子上蹭蹭,吓的后者连忙吸气,小心翼翼地替她拨开垂到鼻子前的碎发。Amy睡得很香,她的小腿搭在沙发外头,高跟鞋歪歪的挂在脚上,还非常舒适的动了动身子,就像一只慵懒的猫咪。

Sarah靠在沙发里,安静的看着腿上的女人,谁能想到她们又走回了这一步。

从去年第二季拍摄时的重逢,到现在第三季接近尾声,从那杯暖融融的咖啡,到现在自己腿上的重量。说不上让人惊讶,但也不能说不惊讶。

无论十年前是怎样的,她们现在都有了自己的家庭,老公,孩子,分明没有任何的可能再重新谈及爱情,或者,感情。

她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把这称为爱情,爱情不可或缺的占有欲,似乎被这十年的时光消磨殆尽。

她从不去嫉妒James,更不会去讨厌她的孩子,当她看着James那样宠溺又疼爱正睡在自己腿上的女人时,她只是发自心底的为她感到高兴而幸福,尽管或许有那么一点点的羡慕,也仅此而已。她知道Amy也是一样。

她们再也没有那些矛盾,争吵,小脾气,或许是她们都知道,这样的时光不会持续多久,所以只是倍加珍惜和享受对方在身边的日子。

这到底应该算作什么,Sarah不知道,或许不是爱情,但她爱她。

 

Amy的睫毛快速的颤动着,迷迷糊糊的睁眼后就看到Sarah嘴角含笑的望着她。

“你不是这样一直看着我吧?”

她一边问着,脸颊不争气的已经开始发烫。即使她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成了一个在荧幕上时常露面的演员,依然是那样的容易害羞。

“是的。”

被问的女人出其意料的直接,她笑着弯下身,在Amy的额头上印下一个不轻不重的吻。Amy起身的动作被止住了,她顿在这个动作上,闭上眼睛微微仰头,让Sarah的吻滑到了她的鼻梁。

“我们不应该这样。”

Sarah没有阻止她,她只是垂头用鼻尖磨蹭着她的,淡淡的说。Amy下意识抿了抿唇,即便她闭着眼睛也知道她离那双厚实美丽的唇瓣只有咫尺之遥。

“是的,我们不该这样。”

Amy没有否认,她的声音依然很甜,带着细小的颤音,回答也十分坚定,但她没有动。Sarah叹了口气,又往下了一些,两人嘴角相触后立刻直起身子,然后长出一口气。

“场景布置那边还没弄好么?”

Amy坐了起来,咬着下唇却又忍不住笑意,任由Sarah在身后替她整理头发,Sarah有些无奈的捏了下Amy的肩

“鱼导还没来通知我们,估计轨道还没弄好,你睡够了么?昨天拍摄是太晚了些。”

Amy转过身点点头,将桌上半块吃剩的饼干放进自己的嘴里。

 

“你干嘛盯着我。”

Sarah决定再去看一遍剧本,结果这个占领自己保姆车的女人一眨不眨的盯了她好一会儿,让她不得不转头看了回去。

“你好看。”

Amy微微偏头,孩子气的答案让另个人险些翻了个白眼,但Sarah没有,她从自己包里拿出了化妆镜打开递过去,指着镜子里印出的Amy。

“喏,更好看。”

在两人傻笑的时候鱼导终于敲了敲门。

“女士们,开拍了。”

两人起身正要出去时,Sarah站在门口没动,Amy有些奇怪的看着她

“我们还剩多少次这样的。”

Amy张了张嘴答不上来,她们都不知道是否还有第四季,第五季,肖根会如何发展,她们会如何发展,这个问题她真的不知道

“别想这么多,Sarah。”

她知道Sarah总是想的多的那个,从还在大学的时候,她就总是能想很深,这让Amy有些佩服也有些着迷。

当时,也许Sarah早就想过了她想的那些,只是犹豫着没能做出决定,所以为她们的未来做了那么一次最重要的决定的是Amy,而现在,她不想再一次作出决定,她当然不是因为曾经的决定而后悔。只是...或许成长就是教会自己,珍惜眼前时光吧。

Amy碰了碰Sarah的脸,微笑着

“没有什么要担心的,我保证。”


——————————

已经陷入了每次更文都不知道写啥的糟糕状态了,好想直接跳到第五季啊

【AASS真人】经年(22)

一纸戏文:

*原创

*真人向,配对Sarah x Amy

*预警:这是真人坑,真人坑,真人坑(重要事情说三遍),故事全为虚构脑洞,无考证据,请勿以此过度想象,切勿骚扰AASS。不喜误喷

*人妻预警,人妻预警,人妻预警

*感谢阅读

 

——————————

她坐在自己的保姆车里,腿上放着剧本,手里拿着手机。手机那头是搞怪的小狼,他执意要在上学前与自己通视频,一边咯咯的笑着一边拿着大狼的手机四处乱跑,Sarah甚至还能听到大狼追着他满屋子跑的声响。

“那是谁?妈妈!”

Sarah好笑的往后靠近了沙发里,手机歪了歪,小狼马上指着屏幕里晃过的那抹棕发大叫起来,大狼也凑了过来,蹲下身同小狼一样好奇的眨了眨眼。

“和Amy阿姨说你好。”

被大狼的模样逗笑的Sarah倾过身子,拔下耳机,将手机挪到原本正在专注看着剧本听到声音抬头的人面前。

“Amy阿姨好。”

“你好,小狼。”

Amy马上就笑了起来,柔声同手机屏幕那头的男孩打招呼。没想到小狼马上害羞了起来,咬着下唇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瞥了一眼旁边自己的爸爸,飞快的说上一句就往后缩了回去

“Amy阿姨你真好看!”

Sarah和大狼都大小起来,Amy也忍不住眼睛完成了月牙,她礼貌的通大狼也聊上了两句,那真是个幽默风趣的男人,难怪Sarah会爱上他。

“哦,我真嫉妒你,能有这么漂亮的搭档。”

大狼开玩笑的同Sarah说,而Sarah毫不犹豫的一把搂过Amy,挑衅又得意的扬扬下巴

“真可惜,这是我的女孩。”

Amy看着这夫妻俩的互动又忍不住笑,小狼在大狼身后眨巴着眼睛,看到Amy看了过去又马上藏了起来。

“我得送小狼去学校了,我爱你。”

“我也是。”

大狼看了看时间,耸耸肩转身催促小狼去穿鞋拿书包,又回过头冲Amy点点头

“很高兴认识你!Amy。”

“我也是。”

Amy耸耸肩笑着点头。

“Sarah, Amy?你们在这儿吗?准备开拍了。”

Sarah刚挂断电话,保姆车的门就被敲了敲

“好的,我们马上就来!“

她顺手拍了拍Amy,放开环着她的手臂,站起身,整理自己的头发。Amy也站了起来,调整自己的表情,微微垂着头,回想着剧本进入状态。

当两个人走出时,已经是一脸冰冷的Shaw和带着邪邪的微笑的Root。

导演对两人的状态很满意,指了指不远处的拍摄场景的车,Amy和Sarah坐进去,鱼导比了个手势

“Close, remember.“

Sarah翻了个白眼让工作人员把自己的手固定好靠上椅背

 

“Sorry about that.”

Amy甜甜的声音带着几分无辜,让Sarah后背不由自主的一缩,她佯装迷糊的打量自己被捆绑的双手

“Which part: the tasing, the drugging, or whatever this is?”

Amy定定的盯着她,眼睛一眨不眨,嘴角因为Sarah的台词配合的上扬

“I had to make sure you’d hear me out.”

她慢悠悠的说着台词,目光转了一圈就转回了Sarah身上,不管是稍显委屈的垂眉还是刻意表达诚意的偏头,每一个小动作都淋漓尽致的给Root这个角色打上了Amy的烙印。美国甜心版的小恶魔,这总是很吸引人。

“As for trust issues, I'm happy to take the first step.“

Sarah继续保持着Shaw的瞪视,Amy拿着道具刀靠近了她

“There's a gun for you in the glove compartment.”

“Thanks, but a knife will do just fine.”

Sarah突然抓住Amy手里的刀抵了过去,她紧紧抓住刀,尽管那是未开刃的,仍生怕一不小心真的伤到了Amy。

她靠的很近,严格遵守剧本上的要求,她记得自己当时看剧本的时候就忍不住翻了个天大的白眼——她们靠的很近,几乎把呼吸完全吐在了对方脸上。谁都知道这群编剧们想要搞什么。

“Forget how you feel about me.“

她们保持着这个姿势,Amy将台词记得很熟悉,不紧不慢的说着,她的反应也没有任何问题。Amy还在继续说着台词,她却开始想到了别的

忘掉对你的感觉。

忘记,从来都是一件说起容易做起难的事儿。今早Amy自然而然的带着咖啡来到她的保姆车,然后坐下各自看着剧本,之后又与她的家人互动。那种想要她来到自己生命中的冲动几乎就要破土而出,有谁能说这是曾经感觉的回笼,还是新一次的被吸引。

Amy就是那么的一个人,甜美,温柔,连空气都会因为她变的安逸,有谁能不喜欢?她只需要存在在那里,不需要再一次同自己经历爱情的那些琐事,或是时间的打磨。作为独立的个体,存在在彼此的空间里,那样就足够好了。

“Ok, I'll forget how I feel about you. But when this is over, youbetter hope I don't remember.”

Sarah的稍微抿了下唇,喉咙也动了动。Amy似乎从里头看出了一瞬间不属于Shaw的情绪,但那稍纵即逝,她甚至没法捕捉。Sarah扮演Shaw的时候声音会压低一些,或者是这样让她产生了错觉,Amy想着看Sarah边说边退了回去。

鱼导满意的叫停,而她还沉浸在Sarah的最后一句台词里。

她不知道Sarah是怎么想的,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那些被遗忘了很久很久的与Sarah有关的习惯好像又回来了,给她买咖啡,一起坐在一起做自己的事儿,讨论午饭吃什么。还有更多的一些,去认识对方的家庭成员,分享那些可爱又美丽的瞬间,她们甚至想过让James和Steve认识,然后一起办家庭舞会。

她们的好友,那种半年时间抵过十年的好友,但有些东西,是不能用好友来解释的,她不擅长骗人,也不擅长骗自己。

如果这句台词生效,当这部剧彻底结束,她们是否又要忘掉那些感觉,回到十年前再见的时刻呢?单是想到这个,就足以让她怅然若失。在鱼导把她赶下车时,她还没从思绪里回来。

 

“Is she talking to you, Root.”

Sarah一脸严肃的站在Amy面前,把刚刚回神的人吓了一条,愣了愣才反应过来,配合的偏了偏头

“She said it time for lunch.”

Sarah笑了起来,鱼导还没说她们可以撤退,但讨论一下中午吃什么依然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No sushi, we are not Japanese.”

她一边说着,一边自然而然的想要去拉身边人的手,却在食指蹭过Amy手背手突然意识到这是多么的不和理解,她抬手摸了摸自己鼻子。

“I find a great Chinese restaurant.” 

Amy没有发现Sarah的小动作,兴致勃勃的提议着,她知道Sarah从不会拒绝她。


——————————

期末月好忙好忙

【AASS真人】经年(21)

一纸戏文:

*原创


*真人向,配对Sarah x Amy


*预警:这是真人坑,真人坑,真人坑(重要事情说三遍),故事全为虚构脑洞,无考证据,请勿以此过度想象,切勿骚扰AASS。不喜误喷


*人妻预警,人妻预警,人妻预警


*感谢阅读


 


——————————


谁也没有想到半年后事会这样的发展,一切都是场不可思议的意外,所以当鱼导带着编剧组们与她们探讨Shaw和Root的未来发展时,她们还是小小的吃了一惊。


“Shaw和Root她们天生一对,你们俩不知道,S2E06时你们的化学反应,这一定会是个不可替代的浪漫关系,你们可得好好作为这部剧唯一的感情线支撑呢。“


编剧Denise Thé作为这里唯一的女性编剧,她如是同她们说,直到Amy离开了会议室,她脑子里也一直在回荡着这句话。


她不知道自己更在意哪一部分,是Shaw和Root将有一段浪漫的爱情关系,还是她与Sarah居然还有化学反应。


是的,居然,她当然应该用居然这个词。如果放在十年前,这是理所当然的,可是十年后,她却不知道应该对此报以一种怎样的态度。


更糟糕的,十年前,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以青涩年少说通,十年后,她不得不正视一个现实——即便她结婚了,即便她深爱着James,即便她还有两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Sarah始终在她心底占有一个特殊的地位,那些被锁在小匣子里的早已被忘却了的点点滴滴细碎而柔软的情感,会随着她再一次的进入自己的生活而回到记忆里。


原本她并没有想那么多,她感到惊喜极了,她喜欢Root这个角色,也喜欢Shaw,她可以感觉到这两个角色间的张力。但Sarah的反应却不是那么赞同,她的心一下子就从巅峰跌到了谷底。


几个月的拍摄,几个月的休假,过去的小半年里,她和Sarah很合得来,她们是懂对方的,她知道怎么让自己笑,自己也知道怎么让她开心。那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氛围,不需要任何的刻意,她们不需要说话也能坐在一起很长时间不会尴尬的,这不就是最舒服的相处方式吗?


她们时常坐在一起,像两个老友,捧着咖啡,裹着一条毯子,或许聊聊剧本,或许说说生活,也会分享自己的家庭,丈夫,孩子,讲述那些开心的,不开心的,幸福的,难熬的...一切事情。


直到刚刚,会议室里,Sarah平淡的说


“如果你们觉得这是条不错的感情线,我当然可以,我喜欢Shaw.”


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太大问题,但她知道,Sarah这已经是在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不乐意。Sarah是一个这样有主见的人,在这种事情上怎么会附和了事呢。如果她觉得这不合适,或者是不愿意(她之前演过The L word,不希望再一次与女性成为荧幕情侣而被定性,Amy可以理解的),她可以提出来,但她也没有提。


反而是这样,让Amy陷入了奇怪的境地,她知道Sarah有心事,或许是关于Root和Shaw,或许是关于她和...自己。


 


“Amy?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Sarah站在她身后一步的地方,似乎是跟着她走了好一会儿了。她立刻扯出一个微笑摇了摇头


“没有什么,今天的讨论,你怎么看。”


Amy放慢了脚步让Sarah跟上来,微微偏头,后者走在了她了身侧稍作思考。


“Denise说的没错,Root和Shaw,她们天生一对。”


“Sarah.”


Amy停下了脚步,她打断了Sarah说到一半的话,这不是她听的,她想听Sarah自己的想法,不是重复刚刚的讨论,或是别人的想法。如果是因为在编剧导演之前有些话不方便说,那么现在,Sarah不应该有什么顾虑了才是。


“Ok,Amy,you are great,Root is great,also Shaw,but...it’s little challenge.”


Sarah有些无奈的皱了皱鼻子,身边的女人这刨根问底的性格,真是一点都不曾变过。她停下了脚步,看着Amy的眼睛,让自己显得更为真诚一些


“That’sit?”


Amy也跟着停了下来,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That’sit.”


Sarah肯定的点头


“I know you love challenge.“


高个女人咬了咬唇,似乎真信了Sarah的话,耸耸肩带头往前走去。


“Amy...“


Sarah跟了上去,因为自己拙劣的借口显得有些不安,被喊的人回过头眨了眨眼


“Areyou hungry?Howabout sushi?”


“Soundsgreat”


Amy甜甜的笑让Sarah放下心,她喜欢看Amy笑起来的样子,没有人会不喜欢的。


 


但是,又怎么会that‘s it呢?永远不会只是,就这样。


Sarah曾经就知道,她和Amy永远都是不同的,她们的观念,她们的爱好,她们的生活方式,都不一样。


她们还在一起时,就努力过去为对方改变,去努力打磨自己,然而结果就是,她们争吵,感到愧疚,为对方而难过。即便没有现实原因,她也不确定,当年年少的自己,与年少的Amy,是否能解决这个横插在她们之间最大的问题。


她与Amy聊过很多关于她们的家庭,她得知了James与Amy是很像的两个人,就像她与Steve的那种相似是一样的。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会成为一个家庭的原因,不需要打磨,就可以合并,然后渗透进互相的生活里。


但是有的东西,是无所谓不同的。那是一种感觉,她笑你就觉得世界都是晴天,她哭你就感到无端的难受,当她站在你面前,你就会希望那一刻能多一会儿,再一会儿。即便不同,相处时依然饱满的幸福与舒适,是难能可贵的。


而这就是她与Amy之间的东西,曾经一直在,支撑着她们青涩的爱情,直到现在,它也未曾消失过。那就像是一条无形的纽带,只要她们俩靠近,就会产生,没法控制,也没法避免。


这才是她怕的事情。


Root和Shaw,她与Amy。演员多少都无可避免这个,将剧中情感带进现实,即使只是那么一点点的crush,都可能被放大。


她甚至没想到自己还能与Amy重新成为朋友,即使有那么一点点,她也不能让它被揭露出来。她有家庭,Amy也有,她爱自己的丈夫与孩子,Amy也爱,没理由让剧制造出任何可能毁掉现在这个完美现状的机会。


“我希望你口味没有变。”


Sarah被Amy的声音从自己的思绪里拉回来,笑盈盈的人自作主张给她点了一份鳗鱼寿司,她不由自主的拿起筷子,就像大学时一样,先夹了一块放在Amy的盘子里,然后再夹一块送进自己嘴里,微微眯起了眼睛


“Ilove this as always.”


Amy笑着将寿司咬了一口,Sarah突然有些希望Root和Shaw也能有一起吃饭的一幕镜头了。




——————————


期末月,忙死了,可能要变周更了

【AASS真人】经年(20)

一纸戏文:

 

*原创

*真人向,配对Sarah x Amy

*预警:这是真人坑,真人坑,真人坑(重要事情说三遍),故事全为虚构脑洞,无考证据,请勿以此过度想象,切勿骚扰AASS。不喜误喷

*人妻预警,人妻预警,人妻预警

*感谢阅读

 

——————————

“Hello, Veronica.”

Sarah调整自己的声音,将她稍微压低,来配合Shaw的整体设定。门在她面前打开,Amy表情警惕而严肃,看了她两眼后又看了看门外,关上门。

“You’reSam, right.”

Amy看着她显得有些拘谨,熟悉的小颤音更加明显了。

“He was killed.“

Sarah按照剧本要求的走到沙发前,放下枪,脱下外套。Amy盯着她的动作,没来由的做了个深呼吸,这实在太明显了,不得不引起她的注意。如果她不是一个职业的演员,她或许会去想其中的原因,但她是。

Sarah不为所得的放下衣服坐了下来,Amy蹙着眉坐到了她的对面。

这突然让她想到她真的很有没有和Amy这样坐下面对面对话了,上一次早已是非常非常遥远的记忆,可现在不是瞎想的时候。

Amy的表现很完美,Veronica无辜又带着些柔弱的形象被她诠释的比剧本上还要生动,直到她拿起那把电击枪抵上Sarah的脖子,她佯装倒下。

 

“Veronica and I had a bit of a chat before you got here.”

Amy使劲的拖拽她,Sarah感觉自己手腕都要红上一圈了,可她依然没有被拽到预计的位置。

Amy再一次用劲,龇牙咧嘴的往后退差点扭到了鞋跟。

鱼导一边挥手让停一边笑了出来,Amy咬着唇甩甩手,看上去有些委屈,Sarah从地上坐起来,努力让自己不要笑出声。

“绅士点,Sarah,我们不拍你怎么被在地上拖行。”

鱼导摇摇头,依然笑的停不下来,Amy一个人鼓了鼓嘴也笑起来

“Ok, ok, I’m sorry.”

Sarah终于忍不住了,她边笑边拍了拍Amy的手躺尸般的再次倒下眨了眨眼。

Amy这次的拖行很轻松,Sarah微微直起身子,脚蹬地面配合着让自己被“拖”走,当鱼导示意她再次倒下时,她才任由Amy自己用力把她拉起来,靠坐进椅子里。

 

至少现在她可以走会儿神了,Sarah摆着那个僵硬的表情,一动不动的看着Amy背台词,她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Amy,有些坏却又无辜甜美,但却必须得承认,这很有魅力。

Amy拉开了她外衣的拉链,将手支撑在她大腿上,微笑,冷静,拿起熨斗时竟然还有那么些可爱。

两人过近的姿势让Amy再一次偷偷吸气,她的目光紧盯着Sarah动了动的喉咙,熨斗靠近,借机仔细的打量着她。

她变成熟了,本来就轮廓鲜明的脸颊,因为时间的打磨加上Shaw的妆容,看起来更加坚毅。

“I kind of enjoy this sort of thing.”

Sarah说着,目光向下追寻着那双棕色的眸子。

“I’mso glad you said that. I do too.”

随着Amy的挑眉,她感觉自己心跳漏了一拍。

 

“Cut!非常好,大家都先歇歇吧。”

连续过了几遍,随着鱼导的声音,大家都放松下来,Amy赶忙过去帮Sarah把手上的束缚带松开

“我希望我没有弄疼你,真抱歉,拖行的那个。”

Sarah笑着动了动手腕从椅子上起来,冲Amy点点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刚刚习惯性的拿起手机就听到身旁人的小颤音。

“你想吃点什么吗,外面有薯片,水,面包什么的。”

说话的人微微偏头,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她。

没有人能拒绝Amy。

“当然。”

她耸耸肩跟了上去,两个人并排走向放食物的区域,一直无话,这似乎有些尴尬。

“我们应该说点什么。”

Sarah先打破的平静,然后撕拉开薯片的口子递到Amy面前。

“Hum...”

Amy沉默了一下,拿了一片薯片

“你看起来不错。”

“当然,你也是。”

Sarah很快的接话了,因为接的过快了有些奇怪,她又补上了一句

“你很适合Root这个角色。”

“你是说,我像她一样坏吗?”

Amy笑了起来,比了个用电击枪的姿势,这逗笑了Sarah,她点点头

“Superbadass.”

“我只是没想好要怎么正确的和大学好友打招呼。”

Amy接过了Sarah递过来的水低声说,她感觉到身边人看了过来

“Hum...”

她摩挲着瓶子组织语言,她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去提这个。

但是她和Sarah之后也许还会有合作,或许没有,如果这真的只是唯一的机会,那么Sarah有权利知道这个——当年她对她并非故意抛弃她而离开,而与她同台又是多么让她期待的一件事。

十年了,她不知道Sarah是否在意过这件事,是否依然在意,但当她再次见到她的那一刻,她怎么也不喜欢这件事成为她与Sarah的隔阂。

“别担心, Amy.”

Sarah的手按住了她的,并且没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

“我们不是小孩子了,一切都很好,我不生你的气,从来没有,你曾经做的是最好的选择。别让它困扰你,也别让我困扰你。”

Amy惊讶的看着Sarah,她突然感觉压在胸口的那种感觉消失了,紧接着有些困惑的看向说出自己心事的人,Sarah笑着摇摇头

“你从来藏不住事儿的,美国甜心。”


——————————

傻白甜写多了,已经有点不会写了诶

【AASS真人】经年(19)

一纸戏文:

*原创

*真人向,配对Sarah x Amy

*预警:这是真人坑,真人坑,真人坑(重要事情说三遍),故事全为虚构脑洞,无考证据,请勿以此过度想象,切勿骚扰AASS。不喜误喷

*人妻预警,人妻预警,人妻预警

*感谢阅读

 

——————————

Amy在笑,显得十分轻松,她微微仰着头,像是等待表扬的学生,将Sarah带进了拍摄现场,老远的冲导演Chris Fisher招手。

鱼导冲跟自己说话的工作人员打了个手势,快步走到两人面前,仔细打量了一下Sarah,笑着伸出了手

“ChrisFisher,今天拍摄的导演,不用紧张,相信我们会合作的非常愉快。”

Sarah捧着自己的咖啡有些游神,鱼导的招呼让她意识到自己有必要专业一点,她点了点头握住鱼导的手摇了摇

“SarahShahi,当然。”

客套的寒暄让Amy有些无聊,她低头盯着咖啡杯上的纹路,用手指无意义的划来划去。

Sarah用余光偷偷看她,禁不住有些想笑,这就好像回到了大学,她真是一点没变。不,其实只要碰上了Amy,就像是大学时光的倒流,但她们都知道,那已经是过去时了。

“我想你已经见过我们的Amy了。”

鱼导眨眨眼睛示意Sarah看在一旁心不在焉的Amy,作了个嘘的动作突然拍了下发呆人的肩。

Amy吓得差点小小的跳了起来,有些嗔怪的皱了皱鼻子,鱼导乐呵呵的指了指不远处的摄影棚

“任务完成了,Amy,化妆师在找你。”

“那,一会儿见,我好期待我们的合作。”

Amy眨了眨眼睛微微歪头冲Sarah说着,然后又向鱼导鼓了鼓腮帮,装作还介意他的恶作剧一样,却忍不住自己笑了出来,点了点头端着咖啡朝那边小跑过去。

“Everyoneloves her.”

鱼导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耸了耸肩示意Sarah跟她去另一边

“Sure she is.”

Sarah的目光在那蓬棕色的头发上停留了一会儿跟上了鱼导的脚步。

 

Amy今天的任务很轻松,补之前的几个镜头,然后就是为与Sarah的合作做准备,她窝在导演椅里将剧本读了第四遍,捏了捏自己的鼻子,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紧张。

不要弄错了,Amy并非为剧本而紧张,剧本很有趣,她喜欢演Root又坏又顽皮的样子,对手戏的是Sarah,Sarah很棒,她更没什么需要担心的。

但是,那是Sarah呀,在遇到James之前,她整个青春时代所心心念念的人。

初恋注定是刻骨铭心的,而每一段爱情必定都是有痛的,即使她们在一起时没有经历任何痛苦,结局也一定会把注定的事情完成。

在她大学毕业之前,她都从不是这么认为的。她以为爱情就是和爱的人在一起,然后走下去,一切都能解决,和童话故事里的一样,公主和王子最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然而她错了,她也对了。

如果要Amy说,Sarah曾经像什么?那么Sarah一定是她的骑士。

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却又曾那样的相爱,但是光明的未来就一定要有牺牲。

历史的现实里,骑士要为荣誉而战,他的位置永远是战场不是宫殿;公主作为皇宫里的珍宝,他的丈夫一定要是高贵的王族继承王位。他们的未来注定要放弃爱情。

Amy深深的记得十年前,她看到Sarah的那份达拉斯牛仔队的邀请时,就知道,现实终究打碎了童话故事。

Sarah当时没有告诉她,因为她在为那份感情犹豫不决,但是她应该去。

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Amy不能允许自己让Sarah错失它,如果非要如此,如果做出决定是如此痛苦,那她自己来承担也未尝不可。

然后她到了纽约,前几周几乎寝食难安,看到一切就会想到Sarah,然后就会想哭,陷入无比低落的阶段。

在Jessie告诉她Sarah去了牛仔队时,她安慰自己,一切都在向期望的方向发展,但是没有用,她还是那样难受。

那个状态持续了很久,工作开始慢慢多了起来,生活也在新的篇章进行着,她知道自己必须要move on。

她学会了把几乎所有的都藏进心底的小盒子里,只保留一丁点Sarah的习惯,就像她手里正抱着的那杯无糖脱脂的咖啡一样,那曾经是Sarah喜欢的。

Amy只在纽约呆了一小段时间,就因为工作搬去了洛杉矶,适应了加州的阳光,节奏,还有那一丁点的习惯。

她一直没有谈恋爱,Jessie提醒她那真的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了,而她只是希望遇到一个还能像当初她对Sarah那样怦然心动的人。

幸运的是,James出现在她的生活中,而那是她的王子。

 

另外那头Sarah的剧组们正在中场休息,应该不要多久就到了她们的对手戏,鱼导进来绕了两圈,确定Amy的服装发型都收拾妥当了。

不远处的小个子穿着黑色风衣,头发束着,看起来干练又帅气,正大笑的和工作人员打成一片。

Amy喝了一口手里早已凉掉的咖啡嘴角没来由的上扬。

这可不是她所设想的重逢,她深刻记得,初到纽约的前两个月,几乎每晚都在梦到Sarah——她们在一起,她们分开的,她们可能重逢的,她们不可能重逢的,她们在这个世界的,她们在平行时空的...千千万万种可能不计其数。

和Sarah合作演戏一直是她所期待的事情,即使是嫁给了James,即使她有了她深爱的家庭老公与孩子,这件事她也一直期待着。无关爱情,只是一个从大学时代延续下来的梦想罢了。

但它不在重逢的列表之列,世界总是没有太多的巧合,她知道她们曾先后接过几部剧,但都错开了季,那么几次后,Amy也对此没再作想。

“嘿,我剧本没看。”

Sarah突然出现的严肃声音让Amy小小的吓了一条,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矮个子噗嗤的笑了出来,Amy发现自己被逗了微微撅起了嘴,像一个受气包,Sarah双手支着膝盖笑的更厉害了。

“放轻松,Amy,我才是被捆绑的那个。”

Sarah满意的看着Amy不再焦虑摩挲咖啡杯的手,抬头冲她点了点头,示意那边拍摄已经在等着她们。


——————————

啊抱歉抱歉,沉迷学习忘记更新了

你们一催我就更,我是不是很乖

银树君川:

【心意】昨天看到有好多小伙伴说,怎么法拉小时候这么会撩长大反而怂了呢!也许越是小的时候越是容易表明心意吧,喜欢就是喜欢,没有太多顾虑,后来经历了很多事情后反而变得难以坦率。把故事补全,中间1P画风突变请不要在意。——最后,双飞组的粮呢?汪嗷大哭.gif

【AASS真人】经年(18)

一纸戏文:

*原创


*真人向,配对Sarah x Amy


*预警:这是真人坑,真人坑,真人坑(重要事情说三遍),故事全为虚构脑洞,无考证据,请勿以此过度想象,切勿骚扰AASS。不喜误喷


*人妻预警,人妻预警,人妻预警


*感谢阅读


 


——————————


当Sarah看着自己手里这份合作演员表时,她的视线没法从那个名字上挪开,她已经和这个名字毫无交集整整十年了吧,但二十岁,是一个所有感情都认真的年纪。


AmyAcker这个名字就像是开启了记忆的闸门,当她还是一个穿着牛仔裤兜帽衫背着书包在大学里奔跑赶课的孩子时的回忆全都涌进了她的脑子。与这个名字有关的回忆就像是五彩玻璃窗一样,只要有那么一点阳光,就能投射出大片异常绚烂好看的光斑。


回忆往往都会被镀金,但关于Amy的,本来就美好的不像真的。


Sarah记得她们在图书馆里辩论看书一起写作业,然后踩着咯吱作响的落叶去不远处的日料店吃寿司。她们一起在校园里散步,坐在河边发呆,或者一起去学校的活动,看球赛,聚会。秋天的风很凉,而她们时而交错的手很热。


那是她们才遇到的时候,现在想来那便是懵懂爱情的开端。


Sarah也记得那个寒假,焦虑与冲动的心情,三封浸透了雨水的信。在那之后便是奶油味的告白,每一个她打工而Amy坐在咖啡厅窗前的午后,还有大片大片的矢车菊,牛仔,马,与那个绮丽的夜晚。


Sarah同样没有忘记的还有那个邀请Amy到她家去玩的暑假,Amy与自己母亲站在厨房里聊天,屋里满满的烤蛋糕香——那是她至今无法言喻的美好。


 


她的整个大学生活都充满着Amy,每一次她们住在一起后回家的半小时路程,每一晚一起窝在沙发里的电影之夜,甚至是每一天,每一刻。Amy的笑,声音,一切,是她大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只是可惜了那段青葱年少的感情,终结于毕业分手季。当那天到来的时候,Sarah甚至没有反应的时间,但她知道她必须接受,因为提出来的人是Amy。


Amy离开了,她也接受了那份让她纠结已久的达拉斯牛仔队啦啦队邀请,离开了学校。她曾愤怒,无力,失落与悲伤——经历每一个失恋的人必须经历的过程。


但现在必须得承认的,Amy做的对,对她或是对Amy自己都是一个最好的决定。


当Sarah才收到那份邀请时,她几乎兴奋的告诉了所有人,除了Amy。如果她要去参加拉拉队,以为着离开学校,离开Amy。她犹豫不决,只没想到先做出决定离开的是Amy。


后来她成为了达拉斯牛仔队啦啦队队长,成为了杂志封面人物,开启了她职业生涯的第一步。正如Amy在纽约迈出了第一步一样。


在那几年之后,她知道Amy结婚了,那是Jessie告诉她的,她甚至问她是否打算去参加她的婚礼,但当时她生活拮据,甚至需要超市的打折券,她不想那么去让Amy重新认识她。


当她开始参演The L world,事业走上了正轨,然后是主演Life,一切都进行的很棒时,她嫁给了Steve,有了一个无比可爱的孩子Wolf。


她很幸福,她知道Amy也很幸福,James很宠她(世上怎么可能有人不宠她呢?她可是Amy),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


 


刹车声打断了她的思绪,车在片场外停了下来,Sarah向司机道谢后将合作演员表放回包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向司机道谢。


离Nolan规定的时间还有几分钟,不远处的咖啡店如同救星一样吸引了她的注意,没有什么比开工前来一杯咖啡更好的了。


她快步走向了咖啡厅,前头有几个人排队,她拿着手机给Steve发短信,告知自己在这边一切顺利,以及让他同小狼代替自己问候早安。


她等了一会儿,前头的人丝毫不动,她想往一旁挪一挪,那人马上也跟着挪了挪,那双踩在高跟鞋上的大长腿似乎是有意拦住她。这让Sarah有些恼火


“Excuse me...”


她抬起头看看向挡路的人,后面的话就全被咽了回去。


棕色的卷发柔软的搭在肩上,挺翘的鼻尖配上微微抿起的嘴唇。Sarah仿佛被推上了时光机,回到了与这人十年前在新生会上偶遇的时候,她也是这样挡住了她。


“Hi,Sarah, nice to meet you.”


Amy嘴角挂着微笑,似乎因为恶作剧得逞眉毛微微上扬,她就好像从未变过那样,真挚地望着Sarah的眼睛。


突然Sarah脑子里的之前一切都停止了,那些纷扰,想法,思绪,困惑,都烟消云散了。她不自觉的跟着笑了起来。


“Hello, American Sweet, nice to see you too.”




——————————


为什么你们要说刀子不疼,你们就那么想吞刀子吗,好好的吃玻璃渣不好嘛!

【AASS真人】经年(17)

一纸戏文:

*原创

*真人向,配对Sarah x Amy

*预警:这是真人坑,真人坑,真人坑(重要事情说三遍),故事全为虚构脑洞,无考证据,请勿以此过度想象,切勿骚扰AASS。不喜误喷

*发刀预警,发刀预警,发刀预警

*感谢阅读

 

——————————

毕业季总是比每个人预想的早,好像谁也没想到四年大学就这样过去了,Jessie看着自己的两个室友都心事重重的,自己也没了庆祝毕业的心思。

Amy还穿着博士服,刚刚合影完还笑得灿烂的她,现在和Jessie两人坐在沙发前相对无言一脸落寞,直到Jessie开口打破了沉默

“你确定?Amy,那很难。”

Amy垂着头,试着提了下嘴角,却没能笑出来

“当然,Jessie。”

“你看到了对吗?Sarah的那份邀请信。”

Amy终于笑了,有一些自豪又显得异常温柔

“恩,我不是故意的,但那真的是个很棒的消息,她居然不和我分享。”

“Amy...”

Jessie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Amy蕙质兰心怎么会不知道原因,想必这也是决定的原因。最终她拍了拍Amy的肩上到楼上去。

“如果需要,你可以来我房间哭的,公主殿下。”

 

Sarah打开门,快步走进家里,她晚上有一个一定要去的排队,正准备换件衣服就重新出门。

“Sarah。”

Amy站起身,在沙发后头看着走进来的人,Sarah停住了脚步有些惊吓的走过去

“Hey,my girl,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毕业日,不和同学一起狂欢一下吗。”

她笑了起来,双手撑在沙发上,直到她看向Amy的眼睛,笑容僵在了脸上。

“What’s wrong?”

她绕过了沙发轻拢住Amy的身子让她坐下,关切的望着

“我们能谈谈吗?”

Amy轻吸一口气开口

“额...现在?我马上有个派对,等我晚上回来再说好吗?宝贝”

Sarah心中某种不好的预感开始浮动,她的第六感总是特别准,尤其是关于Amy的时候,现在的状态让她有些惊慌

“不,我想现在谈谈。”

Amy坚持道,她坐直身子,微垂下眼睛。Sarah把手覆在她膝盖上摩挲了两下,柔声

“好,那我们现在谈。”

 

“我准备去纽约。”

Amy冷静的说道,Sarah愣愣的望着她,半天才想起接话

“纽约真是...远。”

“是远...我爱德州,这是我的家,墨西哥食物,仙人掌,牛仔,热辣的太阳。但是我要毕业了,Sarah,我想在一个全新的地方踏出我职业生涯的第一步。”

Amy试图让自己笑起来,可她没能成功,只能继续垂着头,看着Sarah落在她膝盖上的手。Sarah点了点头,拉住她的手

“那听起来棒极了,我们...”

“我需要一个新开始,我们需要一个新开始...”

Amy打断了Sarah的话,她害怕Sarah说出什么,让她没法继续下去。她的鼻子已经泛起了酸意,只能努力睁大眼睛确保不会有眼泪流出来。

“我...我得走了,Amy,我会迟到的。”

Sarah心中的不好的预感达到了顶峰,她甚至讨厌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了解面前的这个女人,那双棕色的眸子里从来藏不住任何东西。晶莹的泪光里,那样的悲伤,痛苦,几乎都在昭示着她什么要发生了。

她感觉自己的心被那双眸子里的东西钉在了原地,甚至没法跳动,每一次血液被压出,都带来巨大的疼痛。

她深吸一口子放开Amy的手,转头努力不再去看那双眸子,起身,手却被Amy抓住了。那熟悉的小颤音里带着哭腔

“We need to move on.”

 

最后两个单词就像是一座山一样压的Sarah透不过气来。她有些脱力的坐了下来,Amy垂着头,脸颊上的泪痕让她饱受折磨。

她听到了自己颤抖的声音在问

“为什么?我们能解决的,Amy,毕业分手季都是扯淡,我们能解决的。”

“不,我们没法解决,我们也从来解决不了它。我爱你,Sarah,真的,我爱你,就像你爱我那样。但是我们已经不快乐了,你为我改变的一切,都让我感到内疚。那不是爱情本来的模样了。”

Amy彻底哭了出来,她哽咽的声音让Sarah如鲠在喉,心里排山倒海的感觉几乎要吞噬了她。她深吸一口气猛地抱住了Amy

“I get it, ok, I understand, don’t cry, Amy, please, don’t cry.”

她假装没有注意到,自己也已经泪流满面。

 

“Where is she?”

Sarah穿着睡衣就冲进了Jessie的房间,Jessie的东西收的整整齐齐,估计过几天也要搬走了。Jessie脱下外衣,看着闯进来的人长叹一口气

“机场。”

Sarah按在门框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她努力想着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Amy和她谈话后,她记得Amy强颜欢笑的给她擦了眼泪,让她去派对吧,说她看着自己会不舍的。然后她喝了烂醉回来,想要假装一切都能变好,然而...

Amy走了,见面会不舍,所以她甚至没有给她一个拥抱或者一个吻作为告别。

她的手机响了。一条短信安静的躺在屏幕上。

我大学最美好的事情就是遇到你,最美好的时光就是与你在一起。这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变的。你有你的海阔天空,我有我的风起云涌,这是未来最美好的事儿。

爱你的Amy


——————————

为什么我觉得没虐起来呢...

【AASS真人】经年(16)

一纸戏文:

*原创

*真人向,配对Sarah x Amy

*预警:这是真人坑,真人坑,真人坑(重要事情说三遍),故事全为虚构脑洞,无考证据,请勿以此过度想象,切勿骚扰AASS。不喜误喷

*感谢阅读

 

——————————

“同居是爱情的杀手,随着蜜月期的渐渐消失,它可以让你发现恋人的各种不完美,然后击碎心中那个对爱情的幻想。”

“你想说什么,Jessie.“

Amy坐在沙发上收起一条腿抱着,沙发的另一次坐着她的室友。Jessie一边嚼着薯片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好像上头上演的无聊的爱情电视剧真的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

“我没想说什么,只是评论下电视。”

Jessie努努嘴拿起桌上的可乐喝上一口,用余光扫了Amy一眼

“我们都知道不是这样。”

Amy干脆放开了自己的腿伸手也去拿了片薯片,摇了摇头紧紧盯着Jessie,被盯的人叹了口气把遥控器丢到了一边转向Amy方向后仰一些

“好吧,你打算告诉我吗,你跟Sarah怎么了?”

“没有,我们很好。”

Amy瘪了瘪嘴,耸肩。

“圣诞节后去她家里玩不顺利?”

“不,Jessie,我们很好,她妈妈也很好。”

Amy叹了口气,肩也随之垮下来,目光自然的瞥向了门口又收回来。

“我只是,我很爱她,比原来还爱,但是...你知道的,我们住在一起,我们一起去学校,我们分享一切的课余时光。”

她停下了话头,有些不知道怎么说,Jessie安静的看着她,伸手替她把掉落的发别到耳朵后头拍了拍她的膝盖

“嘿,要知道谈恋爱总会有点问题的,你们都一年了,肯定有些什么的。”

Jessie耸了耸肩,实际上她依旧不明白,她们俩到底哪里出问题了,她看得出来,Amy爱着Sarah,Sarah也一样爱着她,但是她们俩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快乐了。

“不,不是问题,Jessie,我做不好...我是说,她应该有她的自由,她喜欢和一群朋友一起在酒吧里玩,我试着融入他们的圈子,但是我做不到。她不想我去,她知道我不擅长那个...所以她用更多的时间陪我,推掉那些活动和酒约...“

“所以她还是很贴心,不是吗?”

Jessie温柔的用手掌摩挲着Amy的膝盖,她一点也不想看自己的好友露出这样的表情

“是的,她总是很贴心,但我不希望她因为我成为另一个人,这让我内疚。”

Amy笑了一下,拍了拍Jessie的手示意她自己没事儿,Jessie点点头拦过Amy将电视调到了美食节目。

 

“我得走了。”

“Comeon,Sarah,还没有十二点!”

男孩们不满的晃了晃酒杯,另几个女孩子也毫不犹豫的又塞给她一瓶啤酒。

“Sarah,再玩会儿吧,一会儿打个车就回去了。”

被点名的女孩一边套着外衣一边晃了晃手里的啤酒塞给一旁的男孩。

“我室友可没有给我留门的好习惯。”

她一边笑着一边拉好外套的拉链耸了耸肩,身后Ocean吹了声口哨

“Isyour roommate is your mom?”

“Put thedrink into you month, Ocean.”

Sarah不甘示弱的瞪回去出了酒吧。夜里的凉风让她从微醺的酒意中清醒回来,捏了捏鼻梁拉进外套快步往家里走去。

 

“hey,Jessie,Amy呢?“

她一边进屋换鞋一边看了一眼沙发上回头看她的人,Jessie把薯片嚼的咔嚓作响

“睡了。”

Sarah有些诧异的看了眼表,十二点十分,今天可是周五。

“她没事儿吧?”

“当然,她没事儿。”

Jessie咽下了薯片,Sarah点点头就要往楼上走

“不,我不觉得她很开心。”

Jessie的话止住了Sarah的脚步,她抿了抿唇,思考了一下有些无奈的

“今天是我朋友的生日聚会,我必须得去。”

“我不是说这个,Sarah...”

Sarah按了按太阳穴,她不确定自己是否准备好来谈论这个,至少她还没准备好和Amy谈,或者和Jessie说说能找出新的解决办法,至少她期待的是这样。

“我和她总是在一块,上学,下课,午休,晚上,周末,甚至假期,我爱她,我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每分每秒,但是...我们是不同的人,你能懂吗?Jessie,我当然乐意同她三两个朋友一起在家里开酒会烤饼干,但我的社交圈子...她们爱,我爱酒吧,爱热闹,爱把蛋糕奶油糊的满脸,派丢的四处都是。Amy不喜欢那样,我也不想要她逼迫自己融入进来,但我每次阻止她,就像是...就像是我不想让她到我的朋友圈,我不是那个意思,但这根本没有办法。”

Sarah一口气说完,倚着墙看着墙上滴答作响的挂钟,在认识Amy前,她的周五晚上,真的很少十二点前到家呢。

Jessie静静的听着,作为一个旁观者,她没法给出什么更好的建议,这是她们俩得自己解决的矛盾。她们只是太爱对方了而已。

“Forgetit,I justdrink a lot.”

Sarah捏了捏鼻梁转身进厨房接了杯水喝,没注意到楼梯上端的那个纤长的影子快速的消失在了房门里。

 

Amy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她听到了浴室的水声,吹风机声,然后是熟悉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被子被拉起风钻了进来,她的脸颊和鬓角被落下了轻吻,被子被拉好压紧,最后腰被一双手所环住,后背贴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Ilove you, good night, Amy.”

她一动不动不敢让Sarah发现自己还醒着,紧接着Sarah的话语轻轻拂过她的耳朵,熟悉的安心感笼罩着她,让她暂时忘记刚刚听到的,和在自己头脑里徘徊了有一段时间的东西。

她们可以解决这个的,对吧?她们一定可以的。


——————————

大学时期就快要结束啦,你们甜甜腻腻纯爱系也快结束啦

下章开虐,做好心理准备嗷


【AASS真人】经年(15)

一纸戏文:

 


*原创


*真人向,配对Sarah x Amy


*预警:这是真人坑,真人坑,真人坑(重要事情说三遍),故事全为虚构脑洞,无考证据,请勿以此过度想象,切勿骚扰AASS。不喜误喷


*感谢阅读


 


——————————


Sarah端着两杯热乎乎的咖啡快速跑回车里,看到还睡得沉稳的Amy松了一口气。


她将咖啡放在杯架上关上门发动车子,响动让Amy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轻哼了一声,搭在身上的外套滑下了一些,外套的主人小心翼翼的将它拉高将车开出了加油站。


她们真是玩的太疯了,今天,和昨天晚上都是,也难怪Amy一上车没多久就睡着了。但她们都很尽兴,尤其是白天Amy骑马时,她简直美的吸引了全镇牛仔的目光,而更棒的是,这个美人是属于她的。


Sarah一边想着一边经不住从后视镜里答应Amy,她怀里还抱着那顶牛仔帽呢,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在做一个美梦。


希望梦里有自己。Sarah喝了一口咖啡,重新把注意力放回了路上。


汽车上的绿色时间显示到了凌晨一点,大约还有一个小时不到她们就能到达拉斯了,将Amy送回家后自己再回宿舍,也许她还能在走廊偶遇刚刚开完派对回去的朋友,现在可是春假。


 


车行驶过热闹的酒吧街,路过校园公寓区,最后驶向了住宅区,停在了Amy家的楼下。


“醒醒Amy,我们到家了。”


Sarah轻轻摇晃着身边的人,顺势在人脸上亲了一下,Amy哼了一声睁开眼睛坐直身子,看清驾驶座的人后大大方方的转头,将自己的唇送上去蹭了一下刚刚落吻在脸颊的唇瓣。


两人一起下车,Sarah质疑要Amy继续披着外套以免着凉,随着旋钮钥匙的声音门开了,她们刚踏进去灯突然亮了,Jessie站在楼梯边一脸警惕的瞪着她们。


“God,Amy!你再不回来我要报警了。”


Jessie看清了来人松了口气,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抱住Amy,然后狠狠的揉了揉她的脸,在Amy要开始挣扎前放开了她,上下打量一番后眼神立刻多了不少的兴趣瞥向Sarah。


“我错了,Jessie,我忘了给你电话,我没想到Sarah把我带到了布伦纳姆。”


Amy的歉道的真心实意,而Jessie的重点显然已经不是这个了


“看起来,某人和小女朋友渡过了,非常愉快,的两天啊——”


“我...”


Amy的脸马上就涨红了,她知道Jessie这个眼神,每次当她吐槽自己为什么还没和Sarah有那样的亲密接触时都是这样。


Sarah却忍不住笑了,她拍了拍Amy后背柔声的


“你先去收拾一下吧。”


她赶忙在Jessie探究的视线下溜上了楼。


 


“Did you...”


Amy的身影一消失在楼梯口Jessie就迫不及待的抓住Sarah问道,Sarah微微挑眉,看向楼上意味深长的笑起来


“As you though,Jessie.”


“Oh my god,that's so great!”


Jessie激动地小幅度的跳着,仿佛Amy不是和Sarah发生了亲密关系而是已经结婚了似得(不过对Amy而言,这跟结婚也差不多了吧)。


“她有没有说出什么蠢蠢的话,像是,是不是要这么做之类的?”


这可不能怪Jessie对自己宝贝室友如此八卦,毕竟那是Amy呢,在此之前,三年来就谈了一次说不定连接吻都没有的恋爱的Amy呀!


“嘿,Jessie,不许说我的坏话!”


Amy出现在了楼梯顶端,她换上了家居服,微微鼓起腮帮看向下头的Jessie。


“我可什么都没说,公主殿下。”


Jessie冲着Sarah作了个鬼脸一脸严肃的转头看着Amy,紧接着Amy又笑开了。


“我得回去了。”         


Sarah也笑,她挺喜欢Jessie的,朋友那种喜欢,况且她真的很在意关心Amy呢。


“留下来吧,现在太晚了,况且——我想我们的公主也很希望第二天一入眼的是自己的骑士,而不是我。”


Jessie笑着拦住了正要转身的Sarah,眨了眨眼睛继续说道。


“不过另外那间房间没有收出来,你得和Amy一起住。”


 


Jessie又没睡好,自从上次留宿了Sarah后,留宿Sarah就成了件很习以为常的事儿。


她对此没什么意见,Sarah人好,幽默风趣,与她与Amy相处的都非常开心。但是说真的,当她听到半夜隔壁房间轻微的响动时,还是会暗叹自己需要谈个恋爱了。


春假结束的很快,学期过的也很快,转眼已经五月了,Jessie每天看着那俩人卿卿我我酿酿酱酱,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也觉得日子过的美好极了。说不定是因为快乐会传染,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和另一个好友每天幸福,她没理由不幸福不是?


再过几天就是Sarah生日了,这可是她第一次为Sarah准备生日礼物,鉴于Sarah的身份特殊,她得准备些特别的。


一个让Amy和Sarah都惊喜的礼物。


“生日礼物,我希望你会喜欢这个。”


因为Sarah晚上要和一大群朋友一起聚会,于是Amy决定白天和她一起给Sarah办一个单独的小派对,烤蛋糕,跳舞,聊天。


现在Sarah就正坐在沙发里吃着Amy烤的草莓蛋糕,舔了舔手机上的奶油接过Jessie递过去的信封,有些疑惑的打开。


里头是一份三人合租的合同,合同上已经有Jessie和Amy的签名了。


“这是我和Amy早前就已经签好的租房合同,一直租到明年我们毕业时,我去找房东将它改成了三人的合同,我猜Amy不介意多一个室友的对吧?”


Jessie一边解释一边笑盈盈看向惊讶的说不出话的Amy


“Oh Jessie...”


Amy感动几乎要从眼睛里溢出来,她站起身子拥抱住自己的室友,Sarah拿着合同深呼吸,惊喜根本掩饰不住


“Thank you, Jessie.”


“Just promise,youwould never hurt my best friend.”


Jessie耸耸肩笑着捏下Amy的手臂,Sarah郑重的点头


“I swear.”


“你就像我爸爸要把我嫁出去了。“


Amy微微嘟嘴瞥了Jessie一眼,三个人笑作一团举起桌上的酒杯


“为新室友!”


 


——————————


总觉得我还可以写甜的写好久...我好像虐啊x


让你们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助攻小能手